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原生态笔记(5月8日)  

2017-05-08 16:41:16|  分类: 百字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5月8日

  文/刘新吾

  ●微信里,看到一篇文章。《向死文学开炮!》副题是兼答余秀华所看重的文学性,作者老痰,为特约评论员。有些好奇,点了进去。他说:前几日,一篇《我是范雨素》的短文,诉说作者真切人生故事,在网络里引起强烈共鸣。而诗人余秀华,则对《我是范雨素》发出责难,称离文学性差远了!为此,老痰特别感慨!

  ●老痰分析:余秀华上位不久,转身就对平民文学爱好者风言冷语,说到底,她已经脱离了原来所依存的社会基础,自以为入了庙堂,高高在上了,终于成为死文学的典型代表,最终也将成为死文学的受害者。余秀华诗歌,读过一些,谈不上喜欢。老痰同学的观点,我认同。《我是范雨素》我读过。余诗人,变得太快!

  ●老痰叹息:文学主流,早已脱离了所依存的土壤,变成了权势附庸,失却初心。一些所谓主流文人,热衷于出书、出名、出位,获奖无数。另一些忙着颁奖,并把自己名头挂在显赫之处。一道儿把中国文学往死路上逼。殊不知,那没有活人气息的文字,有几人读?突然觉得,老痰这个叹息,很可爱。我还是玩微博吧!

  ●文章后面,有胡适同学的《建设的文学革命论》,又复习了一把。胡适说:要有话说,方才说话。有什么话,说什么话;话怎么说,就怎么说。要说我自己的话,别说别人的话。是什么时代的人,说什么时代的话。由此,想到了王开东老师公众号签名:只为苍生说人话,不为君王唱赞歌。只是,说人话,得点儿智慧!

  ●那天,去一中文印部取稿子。一名男子,应该是个老师吧!他翻出一个通缉令,让大家看。这几天,有一个话题,我在多个场合都听到,且版本很多。说六中一个老师,失踪了。还说他的失踪,与另一个家庭有关。现在通缉的,就是另一个家庭的男人。听他们说了阵个中原由,我还是老哈数,只听,不插话,不评价!

  ●那个男人说:这个通缉令,已经贴满了大街小巷。我有点不相信。拿了稿子,去学校,明天校稿的事,必须安顿顺当。其实,通知编辑的事,昨天晚上从武威回来,虽然很迟了,我还是在QQ沙星群里,发了信息。到学校,见到学生,才记起,周六学生也在自习。写作业,到放学时间回家。小区里,还真到处张贴着呢!

  ●一帮子文友,在毛家湾湘菜馆,小聚了一回。这一帮子相聚,虽也有玩笑,但只是偶尔打打趣,重点话题,还是在诗歌和刊物上。大家心往一处想,力往一处使,其目的,就是要把这份叫作《天马诗刊》的刊物,打造得更有风景。说实话,这份刊物,风风雨雨,能走到今天,我也没想到。它就像一株植物,绿色更浓!

  ●高爷问我一个问题:什么叫不忘初心?我不知道,他什么意思。张爷要回答,他不让,非要我回答。我以为,他这一问,带了点政治和社会色彩。不料,他却另有所指。去年年底,诸事缠身,心情破烦,在编完一期稿子后,我递交了辞职书,想一并辞掉副会长和副主编。当时,我是铁了心的,我还想辞掉更多的头衔!

  ●《天马诗刊》创办时,高爷和张爷他们来民勤。他们愁的,是刊物编辑。我当时表态,只要有资金,编辑不是问题。之后,新诗这一块,一直由我主持。先是两个半栏目,后来改为两个。尽管武威地区作者的稿子难组,我的工作,从来没滞后过。高爷这一问,就提起了这个话题。今年第1期上,两个头衔,继续存在!

  ●当然,这事儿,在某天晚上走路的时候,诗侠专门跟我进行了沟通。因为一些原因,高爷和张爷他们,不能再挂名,诗侠被推为会长和主编。他有一句话,让我很感动。这样的事,总得有人做!其实这话,就像他的口头禅。这样的事,啥事,服务的事呗!《天马诗刊》《胡杨》《苏武山诗词》,他总是那么尽心尽力!

  ●其实,聂长庚先生,跟我们家有很深的源缘。他老人家,是我爷爷的老师。他儿子聂景阳,跟我爷爷一起玩大的,是同学。我爷爷手里,有很多聂长庚的墨宝,当然,也有聂景阳的。可惜破四旧那些年,烧掉了很多。有一些,我爷爷去世时,阿叔们胆子小,连同许多古书,都塞进了棺椁。我爹的这几幅,是他偷下的!

  ●那年月,除了藏这几幅字,我爹还偷藏下几部书的。一部是《牛马经》,一部是《小儿语》,一部是《三字经》。《牛马经》是我爹在生活紧张时,用几个馍馍换的。这样的馍馍,民勤人叫墩墩。那时节,6个墩墩就可以换3间堂屋。我爹选择了换书。可惜这部经,让我上小学时翻到了。因好奇牛马图,全撕的玩掉了!

  ●我撕《牛马经》,还有个因素。它书页的夹层里,有一张衬纸,用自来水笔写字起好。当时,这部书,还有一些字帖,就放在我们家凉房里。字帖不敢拿出来,我爹就把从苏武山上挖来的红土,用一个大碗泡上,把字写在白纸上,让我描。而他,则有一块大方砖,经常在砖上写。可惜,我那时不爱毛笔字,总是偷懒!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99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