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原生态笔记(5月6日)  

2017-05-06 23:50:13|  分类: 百字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5月6日

  文/刘新吾

  ●听介绍,古浪西靖镇爱民新村,计划新建移民住宅747套,搬迁南部高深山区贫困群众,共747户,计3200人。目前,已搬迁入住移民543户2320人,开工建设养殖暖棚576座。走过去,端详了阵前排房子,有人居住。前面那块地,推平了,还光秃秃的,周围栽了树,应该是广场。这地儿,想要经营起来,好像不太容易!

  ●郭镇长说,古浪这个下山入川,是大手笔。它的意义,不光是简单的搬迁,不仅改变了干部的观念,也改变了农民的观念。作为干部,这么多的人,搬到了这个地方,你得想办法,让大家生存,带领大家致富。作为搬迁者,祖祖辈辈,就在山里受穷,那边限于自然环境,懒散惯了。现在搬出来了,就得勤快,有干劲!

  ●郭镇长的介绍,博得了热烈的掌声。他的有些观点,我觉得很有道理。我问了下,这里的用水,怎样解决?他说是景电二期工程的水。突然有个想法,5年以后,一定再来这里看看。返回路上,有位委员说:新房子建成后,让搬迁户们来看,设计得太好了。但是搬过来后,才发现,厕所没用处,没下水,就全拆掉了!

  ●返回路上,我们的车,要去加气。那个天然气站,离公路较远。只是加气时,我们坐在车上,司机没说让下。在新疆,不论加油加气,车里面,只能司机一人,还要检查车辆。这里不是新疆,但我觉得,加气时,车里的人,应该下掉。我故意放大嗓门:上次看到点知识,加油加气时,不能玩手机。有人应:是这样的!

  ●色狼爱吼秦腔,道具是一把大胡子。一次,朋友请客,他戴了大胡子,想装酷。服务害怕,不敢给他斟酒,他的酒杯,空空如也。朋友不知,举杯连续朝他敬酒,他不高兴地说:哪里有酒?朋友见了,责怪服务员为什何不斟酒。服务员说:这位先生没嘴。色狼非常愤怒,揭开胡须露出嘴巴说:这不是嘴?是你妈B吗!

  ●我清楚地记得,我们队里捞钢笼,第1次借的,就是新河二中的家什。之后,队里人琢磨,自己做出来了,还有改进。那时,我们吃水的井,在饲养院门上。时不时的,就有人家的钢笼掉进井里。有时候,捞自家的,把别人家的也捞到了。后来,水位越来越低,锅锥井改成了钻机井,因为井口小,才不用钢笼打水了!

  ●说到锅锥井,想到了刘新同的一则轶事。那年,我们一家,在梁家台庄后面的地里割田。要捆田了,让刘新同去濛草腰子。他去的时候,地里还有些田。我们田割完了,等了老长时间,他才回来。原来,他去濛草腰子,机井不抽水。他便把几根草腰子连接起来,放到井里弄湿。再把整捆草腰子,吊到井里,全濛湿了!

  ●刘新同当时做这事时,还不到14岁。那时节,我们都说他计才大。现在想想,他做的这事,其实很危险的。锅锥井,井圈子大,直径差不多有1米。那会儿水位浅,也就3米多吧。一根草腰子,1米5左右长。要草腰子连草腰子,最少得两根。他能把草腰子濛出来,太不容易了。刘新同只上完小学,干农活,是一把好手!

  ●喝酒高兴了,刘应森还讲了一个事。他一个亲戚,在文化广场那儿,开了家包子店。进包子机的时候,只能包素包子。但是,光包素的,买不了几个钱,吃肉包子的人多。他这个亲戚,从厂家请来了技术员,想把机器改装一下,也能包肉包子。技术员搞了一个礼拜,无功而返。给他将当,他过去看了下,一天就搞定!

  ●在湘鸭村,吃了顿火锅。本来说好,到羔羊脖去。那儿新开时,徐亮做东,吃过一次。那一次,文博对羊脖子,竟然不抗拒。然而,他跟他妈说话,一听说两家相比,羔羊脖要贵些,他执意不去了。也罢,汀鸭村我还有几张代金卷。只是湘鸭村的羊肉,实在不敢恭维。肉肥,且还有腥味。我怀疑,那羊肉不是本地的!

  ●倒是湘鸭村的那个服务员,让人心里很温暖。她见我点的菜,说太多了,去掉3个。不够的话,再加吧!这次吃火锅,徐茂杰照样很活泼。我点菜,他也要点。不过他指的,是按图说话,一个是黄金大饼,一个是烧烤。我和他爷喝酒,他不让,不过,他只是嘴里说,并不跑来挡。吃鸭腿,他还就那么认真,头也不抬!

  ●适当的,让文博也喝了些酒。酒是青稞,我下班过路时打的,两斤装。打酒时,我问老板:为何这次的酒,味道和以前不一样?他说:不可能,酒是腊月23日装进去的。如果味道不一,就是价位的问题。有些人打酒,专挑最便宜的打,还说打上去,谁能喝出来!突然明白了,上回的酒,味道不对,是谁在其中干预啦!

  ●老板装了酒,要拧盖。我要过瓶子,闻了下,还是我喝惯的那个味。我说:几乎每天晚饭后,我都要来几口,贵的喝不起,只有这个了。饭罢,还剩点儿黄金大饼,徐六故意惹徐茂杰,她说:徐茂杰,这些黄金大饼,让小叔叔打上去哩?还是你打上去?这小子,一点儿也不客气:给我打上吧!酒喝了半瓶,这样最好!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99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