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原生态笔记(5月30日)  

2017-05-30 18:09:45|  分类: 百字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5月30日

  文/刘新吾

  ●做梦。竟然梦到一把剑,还有一匹马。那剑,白亮亮的,锋利无比。它就在我手里,左挥右挥,呼呼生风。那马,枣红色的,高大健壮,性子很烈。它向我跑来,蹦蹦跳跳,围着我转。意念之下,竟然骑了上去,特别稳当。然而,马背上突然又出现一人,不认识。他骑前,我骑后。他的剑,在左手;我的剑,在右手!

  ●那马载着我们两个,一路奔驰,竟然毫不费力。忽然,有个声音说:有人在追杀你的同伴,上天赐剑于你,就是要保护他。左看右看,没人,有些奇怪。那声音又说:前面有片山林,水草丰美,只要你们进入了,就没事。不过,小心埋伏。正纵马驰骋,醒啦!拿过手机,看时间,两点过些。发了好一阵呆,才又睡去!

  ●徐六生日。一大早,我爱我家群里,不见动静。走路回来,发了个信息:小的们,今天是你妈生日!很快,两儿子的问候和祝福就到了。彦博先发红包,文博不管三七二十一,抢啦!之后,又发回来。我发了个人人有份的,让他们抢,我最后领取。没想到,大头子,又回来啦!午饭,我们吃油饼圈粽子和韭菜角角子!

  ●正在写作业,电话响,是诗社王爷。他说,明天县志办有个活动,史志馆开馆仪式,在生态文化广场,请苏武山诗社班子成员,全部参加。我明确告诉王爷:既然我已经宣布退出,以后诗社活动,我就不参加了。还有,下期《苏武山诗词》上的名字,也请拿下来。对我的退出,王爷很有感慨。他希望,还有回旋余地!

  ●正和徐六吃油饼卷粽子。前些年,过端午,这个我是基本不吃的。我的爱好,就是韭菜角角子。那年经人介绍,结婚后去她家。她妈做的,就是韭菜角角子。我玩笑:姨娘,你不要用盘子端,我吃的多,吃哈数数字,丢人的很!这话,到现在徐六还常打趣。电话响,是县志办小段,也是邀请电话。我答应他,明天去!

  ●马教授讲的题目,是《我国民族宗教政策解读》。进教室时,桌子上放着一份《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协商制度问卷调查表》。班主任说明,有的座位上有,有的没有。有的,请认真填一下,填完了,放到桌子上就行。翻的看了下,特别详细,有要求填序号的,有要求打勾的,还有要求填写意见的。大家都填得很认真!

  ●辛院长讲课,我特别注意了几个话题。他说在中国古代,没有政商关系,经济开放后,才有的。中国古代,重农轻商,做生意叫捣买卖,这个好理解。他说美国腐败,韩国也是。都是先腐败,再治理,有了诸多制度,言下意,中国也一样,我认同。他说中国政商,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我想到的词儿,是官商一体!

  ●看《人民的名义》,我终于明白了,官二代们,是怎样做生意的。因为有了老子这棵大树,他们玩的,都是空手套白狼。他们无须有产品,只是把国家资源,用权力弄到手,再转让出去就行了。高小琴他们官商勾结,巧取豪夺,弄到手的大风那块地,转手就是十几个亿。在赵瑞龙眼里,女人是工具,官员同样是工具!

  ●说实话,辛院长的课,我并不怎么爱听。或许是因为目前的形势,而官商勾结,在中国,又特别严重。他的话题,必须拿捏,不能够更深入。倒是他讲的几个集团,就像《人民的名义》里的大路集团,非常正能量。这个,当然也就是他所说的新型政商关系了。这个话题,其实我也看过一段视频,是马云的,异曲同工!

  ●晚饭罢,叫陶局去走路,他不去。他说早上和同学一起吃饭,没休息,得睡一会儿。出社院,继续向交大方向。想走到师大门上,再回来。如果可能,就到培黎广场。培黎广场,去过不止一次。但要这么走下去,能不能找到,不敢确定。才到桃海市场,有短信进来,是闫盆吉。说明天早上请我吃饭,到时候过来找我!

  ●因为破烦,电信133那个号,不用了。移动这个号,外流的不多。闫盆吉是我学生,多年不见了。他若知道我微信号,不奇怪。我的电话号码,他是怎么知道的呢!我回短信:原则上,我们不让在外头吃饭,你在哪里?他回复:我在西北师大!看到这个,我乐啦!我说:我现在,正向师大起来,已经快到安宁区政府!

  ●晚上看了两集《远征远征》,睡的迟了。早上醒来,听徐六在客厅琅琅有声。原来,她在背育德生堂宣言。德生堂管理,在这方面,是非常严的。这几年,她的笔记,写了一本又一本。那天从兰州回来,我要休息,拉窗帘子。有一页子,就别在窗帘子上。有时候,她也烦躁,说自己记忆力不行了。我倒是常为她打气!

  ●昨天下午,浏览了两本书。一本是闫连科的《北京,最后的纪念》,一本是方方的《软埋》。关注头一本,是因为詹国枢的一篇文章,《文学到底有啥用?》他参加此书研讨会,对闫作家的田园生活,很羡慕,也很感慨,于是就有了这篇文字。关注后一本,是因为疏桐在微博里写了。此书先发《人民文学》,后下架!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99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