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[原创]原生态笔记(5月10日)  

2017-05-10 21:28:49|  分类: 百字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5月10日

  文/刘新吾

  ●我挨了打后,我妈总给我说一件事。说打娃娃,不能打脊梁。她说她们李家,有个什么亲戚,娃娃还小,惹了祸,妈妈气急了,顺手拿起了炕上的笤帚,在脊梁里狠狠敲了几下。这个娃娃,当时就嘴里出血了。没过几年,就死了。我爹也说过一件事,有个人家,打娃娃,不是耳光子就是毛排。结果呢,把娃娃打傻了!

  ●我爹对我的体罚,有两种,一种是站,很长时间的那种。另一种比较特别。我做了错事,他便让我跪在地上,头上顶着我们家那个炕桌子,也是很长时间的那种。当然,站是小学时候的,顶炕桌,就到初中了。初中那两年,是我爹对我最严的两年。那两年,有时候挨了打,我会跑出去,晚上很迟了,因为害怕才回来!

  ●我不挨打,是到了高中时代。我的高中,是在民勤一中上的。上学,要骑自行车。我们家有个活口板子,小巧的那种,很适合自行车上用。我爹不让拿,我偷着拿到学校,让一个城里娃子偷走了。我爹知道后,他说:你上高中了,按过去说法,成秀才了。以后你的事,我不会再管。这以后,他再也没有动过我一指头!

  ●《三字经》和《小儿语》,我上初中时,形势稍微松了些,我爹拿出来让我背。《三字经》倒是背下了,《小儿语》却没背下。这两部书,后来我爹怕惹祸,放到炕洞里,藏了起来。后来我考上张掖师专,要拿出来,才发现让火煨掉了。我上张掖师专时,我爹不知又从哪里搞到了部《幼学琼林》。晚年,他常常诵读!

  ●知道《三字经》,是在批林批孔时。当时,我并不知道我们家有《三字经》,我爹也没说过。校长在全校批林批孔大会上,说了一件事。夹河有一个老婆子,80几岁了,一个字也不识。可是《三字经》和《子弟规》,她却背得滚瓜烂熟。校长评价,一个不识字的农村老婆子,都能背下去,可见,它对劳动人们的毒害!

  ●诗侠为人,特别低调。其实,他的诗词和楹联创作,在全国颇有名气。《中华诗词》举办青春诗会,他是第1届入选诗人。前些日子,一篇介绍他的文字,在微信圈里,几乎被刷爆,太多人这才发现,在我民勤,居然有这样的人物存在。这3份刊物,他付出的心血,比任何人多。苏武山诗社,没有他,恐怕早散摊子啦!

  ●在文学上,诗侠从《民勤报》开始,就一直在关注着我。加入苏武山诗社,是他引的路。从编辑到副主编,到副社长,是他在力荐。加入武威市诗词楹联学会,也是他引的路,从编辑到副主编,到副会长,还是他在力荐。《胡杨》创办,从筹划到编辑,我参与其中,仍然离不了他。人生在世,有斯人为友,夫复何求!

  ●酒是陕西黄酒,陆鸿同学拿来的。4斤装,他拿了两壶。听过绍兴黄酒,却没听过陕西黄酒。在张掖师专时,喝过几次,感觉不错。在民勤,似乎在最先的人和居,也喝过一次,里面加了枸杞,熬上一会儿。高脚杯,不翻扑克,不划拳。一会儿敬,一会儿碰,大家说说笑笑,很随意。酒罢,乘车回民勤,清清透透的!

  ●在武威,好这个的,我认得两人。一个是古浪的张新民同学,一个是民勤的马继琪同学。前些年到武威开会,总能见到张同学。有时,喝酒高兴了,他便给一些文友们算。不过,他擅长的,是用手摸,应该是摸骨骼吧!一次,我也在他那个桌子上,他挨个说过来,说我是203的命。其实,我注册网络,总用这个数字!

  ●对我钟情203这个数字,好多人不解。大多都以为,这个数字,有特殊含义。我刚学会电脑,介入网络时,注册的,是网易163信箱。当时有个想法,我人笨,信箱名称太复杂了,记不着。于是,就想到了新吾的第1个拼音字母,还有这个数字。此数字,来自于《林海雪原》,少剑波是203首长。我对少剑波,特别佩服!

  ●后来发现,我这个想法,非常准确。网上诗歌论坛热闹那些年,仗着自己写哈的多,到处注册,到处发表。我注册,就两个名字,一个是XW203,一个是刘新吾。玩的网站多了,简单好记的注册名和密码,就免去了好多麻烦。以后编刊物,用这个信箱,当面约稿,别人也好记。现在想想,能有少剑波的作为,也不错!

  ●林语堂评价,《世说新语》全书的语言,都很讲究。同样的话,这样说,那样说,多几个字,少几个字,味道便不同。张岱记他一个亲戚的话:你张氏兄弟真是奇。肉只是吃,不知好吃不好吃;酒只是不吃,不知会吃不会吃。有一个人把这几句话略改了几个字,张岱便斥之为伧父。伧父者,粗俗鄙贱之人,犹言村夫!

  ●写作,必须讲究语言。上次在QQ里,国己同学发过来了苏轼的《夜月寻张怀民》原文和译文。他问译得怎么样?我说实在不敢恭维。他说是一个什么出版社翻译的,我再没多说话。他这人认真,一根筋,再说下去,不一定能让他认同。那则翻译,问题就出在语言上。翻译这东西,语言不过关,再好的文章,也会弄坏!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99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