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原生态笔记(4月14日)  

2017-04-14 21:43:51|  分类: 百字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4月14日

  文/刘新吾

  ●微信里,雷子又来当说客。我告诉他,那个事,谁也别再提起。本来嘛,在我眼里,就不是个事,偏偏要搞得满城风雨。太多时候,人总是把自己看的太高了。如此以来,便摆不正自己的位置。雷子笑我,说我是老顽固,还老成持重地劝我,让我试着去宽容一个人。宽容,也是雷子不了解我。我只是不想与他有交集!

  ●徐六下班,去乡下看老妈。昨天中午吃羊肉,她特意丢下了一份,还有羊肉汤。同时,她又买了几个馍馍,有馒头,有扇子,有馕胡麻盐卷子。下午我进门。她说:去乡里的路,被车砸的,就不是个路了,差点儿让土埋掉。我说:你不会从民武路去!她说:去的时候,就走的民武路。河里淌水,车又多,我特别害怕!

  ●我说:去的时候,自然是紧靠河边。水往下流,你往上走,车也往上走,你害怕。来的时候,就到路东面了,流水隔了一条路,你怕什么?她说:我也没想那么多。我说:再说了,你可以从西湖杨家园子那里下去,过委家庄子。那边路上,有猪圈,臭是臭些,也多的是油路。她说:那条路,多少年没走了,早忘掉了!

  ●有人说:健康是人的基本,但在家庭与社会面前,一个独子,每天吃的都是最好的食物,可这最好的食物,却是最差的食物。就因为是独苗,冷了怕冻着,热了怕中暑,累了怕害了孩子,这难免给了孩子一个巨大的遮阳伞。孩子体态肥了,体质降了,体力也就缺失了。我说:家庭溺爱,已经成了中国教育的最大毒瘤!

  ●叫早点,碰上一位多日没见过的领导。年前有事找他,他在北京。寒暄罢,他说:丫头娃子想吃凉面,咋办?我说:好办,现在走北京,坐飞机,也就一天的事。他说:凉面好提,汤呢?我说:都提上啊!他说:你藏啷笨?飞机上,不让带液体的。我说:那就坐火车,24小时左右,不会坏的。他说:我再考虑一下吧!

  ●肉罢开酒,陶总和我白酒,他们三个啤酒。我调侃刘应森:刘爷,你不是不喝酒三?他说:平时不喝,陶爷来了,我不陪他能行?我继续:你的满口羯羊,也太实诚了。其实,你擀上顿碱面就好啦!他说:那不行,这有个为人问题。我给陶爷说哈的,是满口羯羊肉。这一次,我若忽悠了陶爷,下—再要用他,他能来!

  ●和刘应森交流,我发现,他的观念,远比同龄人超前。酒间,他感慨:时代太好了,就是人老了。说这话时,我发现,他脸上,竟然也有了几分落寞。不过很快的,就一闪而过,又是一副笑容满面。他说:按我老婆子的说法,我这个发明家,给簉掉了。话题拉开了,才发现,他这一生,心灵手巧,是个很有故事的人!

  ●刘应森讲了两个故事,按他说法,是他一生中,最得意,也最自豪的。一个是用柴油机改小拖拉机,一个是到机井里捞钢笼。这两个事,我都知道。那样的小拖拉机,我们队里也紧跟潮流,我开过;捞钢笼,我也亲自操作过。不过,始作俑者是他,没想到。突然觉得,这次跟陶总,来对了。东小什字相遇,真是天意!

  ●有人拿桐木当柴烧,蔡邕同学经过炉旁,听见木裂声,知道这块桐木是制造乐器的上等材料,立即把没有烧完的半截木柴,从火里抽出来,交给良工做琴。桐木长度恰合琴身需要,不过琴尾必须留下烧焦痕迹。这张琴,就叫焦尾琴。蔡邕若稍微迟疑片刻,让桐木多烧一会儿,那么,它剩下的长度,就不够制琴之用了!

  ●晚饭罢走路,过一家洗车店,看到一幕,觉得很美好。一辆小车,正在被擦。一个男人,手拿毛巾,在前面擦;一个女人,手拿毛巾,在后面擦。一个小女孩,也手拿毛巾,在旁边擦。这个小女孩,短头发,也就是刚把路走稳吧!她擦车的动作,很幼稚,却很认真。而那对男女,对她似乎并不关心,只专注自己手下!

  ●彦博终于开了他的公众号。之前,我建议过他几次,让他开,他总犹豫。其实,他的文笔,很不错。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我就督促,让他写日记。三年级后,就自觉了。进入初中,他写上了科幻小说。直到进了高中,作业紧张,才停掉了。上大学前,我让他开了博客,也整理了一些文字。他的几篇小小说,特别不错!

  ●在兰州商学院时,他竞争,当了文学社社长。后来,又热情澎湃,进入一家文化公司,参与编辑《城事》杂志。他写的一组《花随落》,文笔不是一般的好。可惜,参加工作后,因为经常加班,博客更新,自然中断了。这几年,我一直想让他拾起来,他似乎有难言之隐,也就不再强求他。这一次,希望是个良好开端!

  ●坦率地说,两个小家伙,我并不想让他们弄文学。我觉得,一是弄文学太苦,二是当今社会,文学又不能生存。然而,工作之余,我又希望他们能开辟一块自己的阵地,多读书,写点东西。不为挣钱,不为生存,就为自身修炼。打拼之余,多向文化靠拢,绝不是什么坏事。现在彦博开了,希望他能坚持。更期待文博!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99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