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原生态笔记(4月1日)  

2017-04-01 22:03:53|  分类: 百字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4月1日

  文/刘新吾

  ●站在孔子像前,冥想了阵。一中进来过多次,像今天这样感慨,还没有过。孔子像前面的几棵小树,光秃秃的。倒是两边的柏树,平填了几分生机。想到了曾经见过的两层木楼,又想到了那两排相对的陪殿,还想到了武威孔庙。拿出手机,拍了两张。没准儿哪天发公众号,就用上。孔子孔子,老人家佑我文思不竭吧!

  ●见梁主任,是听课,叫双随机。听陈主任说,上次,他们已经到四中听了回。和我们打过招呼,梁主任才打刘副校电话。见了许校长、刘副校、王主任,才知道,上次听课,他电话打早了,受到了批评。我说:我们听课,昨天晚上10点多了,才通知的。刘副校说:你们还是早的。我们的老师,早上7点半才通知听课!

  ●先在滋兰楼小集了一下,梁主任发了一个包包,一张打分表,一张双随机听课用表,一支中性笔。听完课后,要看教案,要看作业,还要和老师交流。之后,上交打分表。双随机听课用表,要做成电子版的,上传督导室邮箱。我说:我不会制表,最好把电子版的给我们。梁主任说了督导室邮箱和密码,让我们进去取!

  ●后院里的活完了,就到前院。刘应森心强,要在院子里支案子。他跟徒弟在忙活,我跟陶总,看他放在一边的几个大皮袄。这东西,我不陌生。小时候,我爹走边外,就带这个。后来,我去东沙窝里拉羊板,也带这个。这样的皮袄,我们家有两个,一个特别长的,一个稍微短的。我们家的大皮袄,是我们队里最好的!

  ●让刘应森的搭档,把皮袄穿上,我们照张相。刘爷赶紧到屋里,拿出了一个棉帽子,让他戴上。他这个搭档,在许岔子,也是亲戚。我问刘爷:现在,还有人家缝大皮袄?他说:已经不多了。高中时,我个子低,冬天到边外拉着板,在羊房子里睡地下,往皮袄里面一钻,根本不冷。而高中3个冬天,我也拿大皮袄的!

  ●那时的民勤一中,住宿条件特别差。所有宿舍,都是大房间,能住20多个人。支床板的,不是凳子,是土台子。土台子里,有麦草。一到冬天,就把麦草拿出来,铺到床板上,再把毡铺到上面。农村学生,没有褥子,也没有床单,直接睡毡上。房间不架火,晚上睡觉,基本不脱衣服。条件好一些的,有件半截皮褂子!

  ●这个早上,和往常一样。起床,徐六提示喝开水,出门吃早点,然后走路。只是,天有点阴,风也有点凉。昨晚走路,听徐六说,报哈的有雨哩,却不见丁点儿。到车站门前,突然,脑海里似乎有个声音在说:老刘,该写首诗了!这几天,不管电脑,还是手机,一点开,山东辱母杀人案的信息,铺天盖地,无孔不入!

  ●也就在昨晚,综合各路信息,我织了几条围脖,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然而,不表达还好,一表达,一个晚上,竟然没能睡好。再加上又看了王开东的一篇公众号文章,想得更多。因为,王作家里面写的一些素材,我在微博里都写过。于欢这孩子,面对母亲被侮辱,太有血性了。对,就写他。题目叫《于欢,我挺你!》

  ●这个题目,就像一道灵光,一旦在脑海里出现,便不再熄灭。一路走着,一直到毕家庙,思维活跃得就像大河之水,汹涌澎湃,奔流不止。什么是正义?什么是男人?什么是血性?什么是责任?什么是法律?什么是自尊?等等等等的,越想越觉得,这个案子,承载的东西太多。我是个诗人,不应沉默,该写点什么啦!

  ●从毕家庙回头,思维之水,依然在不停地涌动。偶尔抬起头,看看路边的柳枝。这几天,气温似乎升得不咋快,柳芽却一天比一天大,不少树上,都看到绿了。过建新,碰到了多杰老师,他还要往前走,我挡了下,他便回了头。很有意的,把话题扯到辱母杀人案上。中国文化,孝为先。于欢此举,他也觉得法院不公!

  ●搞了几杯酒,身子暖和了,正写字,有人敲门,是裴老师。他拿着一张纸,是他儿子写的两首小诗,仿古体,各4句。一首《学律》,一首《游沙漠公园》。上次放学,我们在路上说过,他儿子想跟沙星文学社,我表态,你打发上来,找我就是了。他想让我看看,这两首诗咋样。我说:挺有意境的,可以发《沙星》!

  ●和裴老师聊了阵,话题自然是他儿子。他儿子爱书,他给买了很多。好多时候,书才拿进屋里,儿子就急不可待,埋头书中了。跟同年龄段学生不同的是,他喜欢的,是历史类书籍。比如《资治通鉴》,比如《明朝那些事儿》。有时候,在饭桌上,儿子也给他讲历史故事。我说:能爱《资治通鉴》,比好成绩更重要!

  ●贺铿微博:我很久不慎词了,因为填词须写词牌名,大词家就会来挑刺,啥地方该仄,啥地方该平。我真纳闷,词不就是歌词吗?问问庄奴、乔羽,他们写歌词有平仄吗?我说:什么东西,一旦形成教条,就成了死的东西。常看一些老爷子们的所谓词,平仄似乎没啥问题,意境却一点儿没有。老干部体,是一种糟蹋!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99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