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麦索·打场(随笔)  

2008-07-25 10:51:26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《乡村笔记》(2章)

  文/刘新吾

  《麦 索》    

  最先的麦索,并不用麦子加工,它的原料是青稞。后来人们开始用上了大麦。大麦跟青稞相比,成熟的时间差不多,操作起来要复杂得多。表面看来,青稞的穗子,和大麦一样,都有长长的芒,实则不同。青稞穗子的外皮松,只要放到锅里一蒸,轻轻一揉,再用簸箕,就颗粒清爽了。大麦难些,上面的过程下来,能褪去一些,却又得颇费一番周折,而且还有不少的外皮粘着。青稞推的麦索与大麦推的麦索放在一起,会操作的人,一眼就可以看出。  

  加工麦索,非得石磨。没有加面机时,石磨是个宝贝,几乎家家都有。那时节磨面,化的功夫颇大。现在的石磨,多数人家淘汰了,两扇磨盘,不是另作它用,就是扔在草园子里。个别人家安装起来,就是专门用来加工麦索。麦索,望文生义,大概就是麦之索了。把整干净的青稞粒,倒进磨眼,让石磨转动,磨下来的丝丝缕缕,就是麦索了。有些人加工麦索,为了色泽好看,在青稞中加上青蒜叶,这样推出的麦索,的确是上等货色。  

  麦索上市,买的人多。吃麦索时,须得用油泼辣子、油泼蒜泥及酱油醋等佐料,也有用香油和芥末油的,口味不一而足,想怎么吃随自己意去调。过去年成不好,粮食跟不上吃,农家多用麦索度青黄不接之时。现在好了,吃的人不多了,就有人弄了拿到城里去买。也有见钱眼开的,用黄麦子煮透,加青蒜叶和绿菠菜叶子推成的。这样的麦索,哄外行,内行一眼就看出了。

  《打 场》    

  打场是一年四季最忙最脏的日子,也是一年里最喜悦的日子。场是自然场,有十几亩大,据说是昔日的坟地。坟地是农田基本建设时平整的,不能深翻,种不得庄稼,就只有作此用途。过去生产队打场,所有的劳力都出动,热闹得很。场上麦子摞的大垛,遇上天气搅搭,一个月的时间还打不完。也有粮食打下来等不来风的,就只好堆在场上,等风起了再扬。场上盖有麦草房一座,号称“场房”,晚上男人看场,怕有人偷粮食。  

  小时候最爱做的,就是上场赶驴磙子,可惜总是挨不上。一个生产队,总共十几对牲口,全是半桩小伙子的事。印象最深的,是一头叫“鬼脊梁”的毛驴,和它搭的一对,总是落在最后,没人愿意赶。其它的磙子,一对牲口一天记工0.6分,这对牲口一天却记工0.7分。后来兴起了改造的手扶子,就是拿结实的榆木和沙枣木作架子,买来齿轮方向盘等部件,装上柴油机,用四个架子车轮作支撑。这人造手扶子,力量倒也行,能带两个磙子,速度当然被驴快多了。不妙处是弄不好就翻车,还爱上田垛。  

  现在打场倒好,三家四家的划在一起,类似互助组的形式。毛驴早不用了,全是青一色的手扶子、三轮子、四轮子。有的人家,几分地的场上,什么机器都有。扬场也不用再等风,打完场的机器,磙子一卸,就装上了风扇。装粮食过去用斗,还得把斗梁刨出来,如今用塑料袋子。过去是一亩地400斤“上纲要”,500斤“过黄河”,600斤“跨长江”,如今是一亩地不好的7袋子,中常的8袋子9袋子,好的10袋子以上,还是套种。  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00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