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大暑·割麦(随笔)  

2008-07-24 10:01:03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《乡村笔记》(2章)
   
  文/刘新吾

  《大 暑》    

  小暑大麦黄,大暑小麦闹上场。这是民谚,人人都会说的。其实,小暑时节,大麦早没了。一是大麦本就种得少,二是小麦地里杂居的大麦,尚未抽穗时就被主人当草拔了。一些没拔掉抽了穗的,也被手勤脚快的人趁青将穗子捋去,推成麦索卖了。  

  大暑小麦闹上场,老人们最准。麦黄麦绿,一近大暑,就催着开镰。年轻人则不急。现在的小麦,底肥放得足,化肥施得多,麦黄水浇了,还不黄的多。他们拿着镰刀,这块地上转转,那块地上遛遛,哪些黄了割哪些。老人们的说法,多绿的小麦,大暑一到,麦穗子就干枯了,你舍不得割,风来了一摇,黄了的穗子,粮食就掉地里了。  

  年轻人则当耳边风。你说你的,他们割他们的。他们的想法,小麦都是和玉米套种,田埂上又到处是树,风才懒得摇麦。等一天是一天,一粒麦上,就是能增出针尖大的一点,也是好收成。再说种的地也不是太多,不愁割不掉。

  大暑时节,过去是麻雀儿特多,它们总是在麦地的上空飞来掠去。现在没有了,倒是田头地间,总有一只两只的布谷在叫。天晴,太阳晒,布谷的叫声却不热。  

  《割 麦》    

  昔日割麦,不是五更起,就是半夜睡。那时生产队大集体,起早是为了抢地块。有的地块,麦中的草少,割起来容易些,速度自然也快些,挣的工分就多;有的地块草多,这多的草又不一而足,有芦芽、节节、灰条、刺杆等,割起来镰刀爱老,还扎手,大家都不愿去操练。

  那时割田,最怕的就是没有一把锋利的镰刀。睡晚就是避开太阳的爆晒,为了多出活。后来,一著名的老“五更”贪多,率全家人早早下地,割得天昏地暗,谁料天亮,才发现割错了麦。原来老“五更”一时心急,把别队的地认作了自家的地,结果是割了白割。从此,大家割田,再不早起晚睡。  

  其实,现在割田,也用不着。过去是大块作业,雨水多,政治气候又浓,你不赶先,让别队抢收了头去,弄不好打捆的麦子发芽不说,还得挨批。现在不同,若有大田,肯定会雇“康拜因”。况且,如今种地,都包产到户了,单种的少,套种的多。更有一大部分,都种了经济作物。套种除黄豆外,不是苞谷,就是麻头,也称“带状”种植。黄豆扯秧,动不动就缠上了麦杆,难割不说,还产量低,愿种的人不是太多。苞谷麻头,个头都比麦子高大,产量也不错。  

  在套种的地里割田,起早了不行,露水大。睡晚了也不行,看不着。早上太阳老高,人们才上地,蹲在地里,根本看不到过去那种风风火火的场面。地里有苞谷麻头,埂上有白杨沙枣之类的树木,太阳火了,也不觉得太热。大学毕业二十年,我年年都回家给父母割麦,大碗的喝茶,大把的出汗,累是累些,也没怕过。说来也是,我许多短小的诗作,竟还是在割麦的过程中酝酿成的。  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0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