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2008年的第一场雪(随笔)  

2008-02-05 14:15:07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《2008年的第一场雪》

  文/刘新吾

  对于干旱缺水的民勤来说,一场雪意味着什么,不言而喻。可是许多年了,我的家乡民勤,也难见到一场有些意思的雪了。即使偶尔下一下,也是蜻蜒点水样的,风一刮,就什么也没有了。有人戏称,说民勤的天,就是一竿子戮通,也没有多少雨雪可下。更有恶毒些的,说眼看那云大块大块的来了,可一到了要下雨雪的时候,勾子一叉,就被风吹跑了。

  谁也没想到,2008年伊始,我生态已经严重恶化的家乡民勤,却结结实实地下了一场雪。这雪,从1月11日下起,断断续续的,一直下到了2月份。这雪,说大,不是很大,如果是雨,肯定是淅淅沥沥的那种。这雪,说小,又不小,它覆盖着我家乡的城镇,乡村,大地,沙漠,一眼望去,处处是银妆素裹。电视上说,这场雪,是30年来不遇的一场。这个冬天,也是30年来,最冷的一冬。

  30年前的雪,在我的印象中,已经淡化得快要没有了。我的记忆里,有些感受的,就是甘南的雪了。甘南的雪,一到冬天,就封了进山的路。那世界,白得单调,白得刺眼。想不到今天,在我的家乡,也有了这样一幅情景。而这场雪,偏偏又下到了九上。九上的太阳,是家乡最柔弱的时候,这雪,自然也就是十天八日,也不能化得开的了。

  下雪了,最难的就是路上了,昨天的雪消融不了,被车轮子压硬了,成了冰溜,今天的雪又盖上来,滑得不成体统。小镇的街道上,到处可见追尾的出租,滑倒的摩托和自行车。路人行走,更是小心谨慎得厉害。有人说笑,说这雪下的,满大街都成了日本人。也难怪,人行道上,虽不是冰溜子,却也是层层淤积。有些地方,有人扫过了,可大多的地方,还是一样。你今天扫了,它明天又下了。下的多了,扫的人,也就懒了。

  这些日子,有关雪的消息,在小镇上纷纷扬扬。说南方的雪,多大多大。说长沙的侯车厅,给雪压塌了。说安徽合肥的5000平方米厂房,给暴雪压塌了。说武汉的一家加油站,大雪压塌了。说贵州的崇遵高速公路冰冻被封,数千车辆被困。说三峡输电大动脉,宜华线线塔被积雪压塌了。说塔克拉玛干沙漠,沙海变雪原。说贵州的某个城镇,物资进不去,1斤大米15元,1斤萝卜10元钱。

  其实,这雪是大面积的下。从卫星云图上看,我的家乡,也只是打了个擦边球。大家的消息,有的来自于新闻联播,有的来自于网上。这些日子,大家最为关注的,还是本地的消息。说东门大桥处,一辆轿车,压掉了一辆出租。说城里谁家过事情,请村上人,结果路上车翻了,伤了十几个人。说文化广场上,一位值班的老年人,晚上出去,滑倒了,再也没能起来。说有十几个大学生,包了车回家,在乌鞘岭上翻了车。

  下雪了,应该是孩子们高兴的时节。对我来说,30年前的那场雪是淡了,可小时候堆雪人、打雪仗、滑雪冰的情景,却还没有完全淡去。在甘南工作时,我总爱在那没有脚印的雪地上走来走去。我喜欢听在雪地上行走的那种“咯吱”“咯吱”的声音,我喜欢看自己留在雪地上的那一串串清晰的脚印。我尤其喜欢看在雪地里玩耍的孩子,他们的天真,他们的好奇,他们的童趣,无不让我深深地入迷。

  可是现在,楼下玩耍的孩子,明显少了。刚下雪的那几天,还有几个孩子,在雪地里玩。几天过后,就很少见到他们的踪影了。我问小儿子,这么厚的雪,为何不下去?堆雪人不是正好吗?不料他大大咧咧地说,玩雪自然好,可太冻了,就不好了。在大街上行走,孩子们倒不比大人,他们连滑带走,速度要快得多。好多家长都庆幸,幸亏放假了,要不然,这么大的雪,这么冷的天,这么滑的路,该如何是好!

  那天早晨,我正在路上小心翼翼。一位走在左面的男子,突然开口说道:这家伙天气,够日怪的了。昨天我到乡里,想扫一下房上的雪。你猜怎么着?那雪厚的,足有一尺。扫帚根本用不成,只好用铁锨铲了。看那男子,我并不认识。再看前后左右,他分明在跟我说话。我说是的是的,今年冬天,这雪的确够大的了!看这街道两旁的树槽里,堆得跟小山包似的,多少年都不遇了。

  大街上的冰溜子,给车辆与行人带来了很大的麻烦。有人说,这么影响生活的事,政府怎么不言传了?问题是这雪,见天的下,有时候白天晴了,晚上就又阴了。这中间,政府部门也组织清理过一次。政府就是政府,政府一出面,各单位与学校一起出动,街道上的个体经营者,也不能落后。只一个下午,县城的四街八巷,就看到硬化的路面了。大家似乎松了口气。可是第二天晚上,雪又下了。人走过,车压过,一切又都成了原来的模样。

  下雪了,最扬眉吐气的,就是出租司机。民勤的出租,有两种类型。一种是三个轱辘的,人们俗称“地老鼠”;一种是四个轮子的,由于绿颜色的较多,大家都称它为“绿头苍蝇”。说来也是,“老鼠”与“苍蝇”,号虽不雅,倒也正好说明了它们在街道上的自由度。“地老鼠”平日起价2元,“绿头苍蝇”起价3元。在雪上行走,价格他们4元5元的乱要。而且蛮横不礼,一副你坐就坐、不坐拉倒的架式。我有几次出去,在无奈中打的,遇到的司机,给人的感觉,不是吃了枪药,就是属煤气罐的。

  九上的雪,下得这么大。照理说,瑞雪兆丰年,百姓们都应该高兴才是。可太多的乡亲,总是高兴不起来。2008年,我的乡亲们是种不了多少地的,这源于民勤的生态。近些年来,民勤的生态,已经引起了中央及各方面的高度重视。县上的政策,是“关井压田建大棚”。2007年的大棚,建得风风火火。2008年的地,每人2.5亩,浇水用电300度。2007年,关井关的边缘,压田压的荒田。2008年就不同了,井要关能用的,田要压种熟的。

  2007年的大棚,政府花了大力气。也许是还没能产生效益的问题,百姓们并不乐意接受。这一场雪,把棚上的问题,全给上菜一样的端了出来。政府出手,有政治的因素,有些没按要求搭的棚,这大雪一压,就塌了。这么长时间的雪,天气又冷,已种上的棚里的菜,保暖设施不到位,不是冻死,就是长不大。本来到2008年5月的西红柿等,都跟人家签了合同,现在倒好,一场雪,连绵了20多天,丰收的喜悦,早已荡然无存了。

  2008年的雪,在进入二月的时候,终于停了。雪停了,年也近了。市民们踩着积雪去办年货,才发现今年的供应,比起往年差多了。2007年的物价,就像坐了直升飞机。而这一场雪,又给目前的物价,注入了兴奋剂。羊肉1斤18块,辣椒1斤10块,韭菜1斤5块。不过还好,比起南方某地的1斤大葱40块、1袋方便面20块来,也就是天堂了。因为我们的县城,有水有电,外面的物质,多多少少,也还能运进来!

  然而不管怎么说,这场雪,对我的家乡,还是一个福音。一场雪,断断续续,下了20多天,它覆盖了我的城镇,覆盖了我的乡村,覆盖了我的田野,也覆盖我的沙丘。这个冬天,冷是冷了些,可风没有起来,沙也没有起来。比起下沙子的天气,这雪,就是来得再大些,再猛些,又有何妨!有人说:你看你看,这生态啊,你不管它,它就恶化;你一管它,它雨也来了,雪也来了。

  不错的,2007年的降水,的确是多了些。2008年的雪,又更是锦上添花。2007年的沙生植物,比起往年,格外的绿。唯物的说,也许这是一种巧合。可这场雪,毕竟下得让人心里清朗了些!如果以后的以后,年年能有这样一场雪,我家乡的生态,它还能恶化到哪里去!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0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7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