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教育随笔:杨帆事件透视!(随笔)  

2008-01-23 11:07:50|  分类: 教育心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《教育随笔:杨帆事件透视!》

  文/刘新吾

  事件简述:


  1月4日晚,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在上选修课时,因为逃课学生人数太多,而与一名欲离开教室的女学生发生肢体冲突:杨帆抓住女生书包,女生说杨帆一点为人师表的尊严都没有,并在扭打和挣脱过程中踢了杨帆几脚。 杨帆何人?是著名经济学家,1951年生于北京,2003年调入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,担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兼任中国环境保护促进会常务理事、国防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。

  情景之一:

  1月4日晚,该校昌平校区阶八大教室,杨帆教授给学生上生态经济与“中国人口环境”的最后一节课,不少学生在上课之时把论文上交后就离开。杨帆来了后先照着PPT讲了一会课,突然停下来,扫视了一下同学,发现人数大大不够。“我们就揣度着没来的人要倒霉了。”然后杨帆开始骂那些走了的人:那些学生不像话,把论文交了就想走,没道德欺骗老师。他表示没在的学生全部都要挂科。后经统计,该课程报名有240人,有101人交完卷子就走了或听了几分钟就走了。

  老刘透视:

  中国的大学,比起中学来,管理实在是没法说。最后一节课,上课之时交了论文就走人,太习以为常了。据网上的帖子看,杨帆教授是一位很严格的教授。然而他上课时,却没有点到。而是“来了后,先照着PPT讲了一会课,突然停下来,扫视了一下同学,发现人数大大不够。”我不知道杨教授,平时有没有点学生人数的习惯,要点到,为何非要上一会儿课才发现,才开始?若是在中学,就这一点,教师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了。

  然后,教授就开始骂那些走了的人。那些学生不像话,把论文交了就想走,没道德欺骗老师。杨教授的特色,似乎以骂著称。而杨教授的骂辞,似乎也并非这几句。既然你表示没在的学生,都要挂科,那挂就得了,为什么还要开骂?都最后一课了,如果你是只想扳弓,不想放箭,咋呼一下,不就得了。现在的学生,通讯这么发达,没准儿一会儿,大家就都到了。何至于在课堂在大骂特骂?现在的学生,早不是孔子时代的学生了。你少骂几句,也许他还有点儿“修养”。你骂多了,谁怕谁啊!

  “后经统计,该课程报名有240人,有101人交完卷子就走了或听了几分钟就走了。”240人与101人是个什么概念?杨教授上课,怎么会一眼看不出来?有些学生,听了不到几分钟就走了。这哪里是上课,简直就是自由市场嘛!学生是要管理的,教授应该有教授的规则,学校也应该有学校的规则。学生会这样,要么就是教授的课,上的实在没有吸引力;要么就是学校在这方面,一点儿也没有约束力。

  从杨帆教授的介绍看,他是1951年生人。而且头上戴着一顶著名经济学家的帽子,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。都50多岁的人了,火力还这么旺!在我的想象中,大学教授,应该是文质彬彬的才对啊!缘何在课堂上,动不动就出口成骂?莫非在大学上课,任意张扬个性,也是特色?为人师表,是不是在大学教育中,就不该提倡了!

  情景之二:

  签到过后杨帆接着讲课。在阶八门口渐渐聚集了二三十名选修此课的同学。不久,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,杨帆并不理会。一名男同学忽然跑到门口,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一下门。杨帆打开门开始破口大骂道:“是谁踢的门给我站出来,扰乱课堂,混蛋,畜生!给我站出来,属老鼠的啊!!”杨帆见无人反应便愤而入教室锁上了门。

  杨帆开始教育学生:不要这样的学生,合起伙来跟老师捣乱。我这个人脾气大,别把我惹恼了。我要干事不对,我就不敢这么横。这时,一名女生背着书包从后面一路走向门口。杨帆说:我没讲完呢!你干吗去?女生说:老师上课讲这些你不觉得很无聊吗?杨帆说:你才无聊呢!你叫什么名字?女生说:我又没选你的课!杨帆说:滚出去!女生说:干吗要滚啊!好好地走出去。

  于是女生便出去了。据门外同学回忆,杨帆指着那个女生大喝:“站住!”并跑过去抓住其书包并称其扰乱课堂秩序,不尊重老师,要带其去保卫处。女生说杨帆一点为人师表的尊严都没有,并在扭打和挣脱过程中踢了杨帆几脚。杨帆怒不可遏,欲强行拉其去保卫处。期间很多同学加以劝说和制止。不久,保卫处的人赶到将女生带走。

  老刘透视:

  杨帆教授动了真个的,有的学生就也认真了。“在阶八门口渐渐聚集了二三十名选修此课的同学。不久,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,”可见,对教授的认真,学生还是在意的。如果平时,我们的杨教授总是说一不二,这么多的学生,他们敢吊儿郎当?

  学生敲门,杨教授并不理会。要不理会,你就拿出自己的风度,永远别理会他。偏偏“一名男同学忽然跑到门口,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一下门。”杨教授就理会了。我们的学生,家庭溺爱惯了。你不开门,别说踹你一下,就是踹你十下,也没人会见怪的。

  杨教授打开门,开始破口大骂道:“是谁踢的门给我站出来,扰乱课堂,混蛋,畜生!给我站出来,属老鼠的啊!”杨帆见无人反应,便愤而入教室锁上了门。对学生踹门,杨教授的愤怒,是可以理解的。可是教授的破口大骂,我怎么看,也像是一个泼妇在骂街。学生固然可恶,但教授的“混蛋”、“畜生”,也太“出类拔萃”了!一节课多长时间,这已经是杨教授的第二骂了。

  “杨帆开始教育学生:不要这样的学生,合起伙来跟老师捣乱。我这个人脾气大,别把我惹恼了。我要干事不对,我就不敢这么横。”这样的“教育”,跟政治说教一样的。学生不对,你可以从做人的角度,委婉一下,也就罢了。可杨教授,处处总是不忘自己。中学生都不喜欢教师在课堂上多说自己,更何况大学生了。你“脾气大”,别把你“惹恼了”,你“敢这么横”,不就一门课嘛,挂下又有什么!这不,一名女生,就背着书包,从后面一路走向了门口。

  “杨帆说:我没讲完呢!你干吗去?女生说:老师上课讲这些,你不觉得很无聊吗?杨帆说:你才无聊呢!你叫什么名字?女生说:我又没选你的课!杨帆说:滚出去!女生说:干吗要滚啊!好好地走出去。”平时讲作文,对话描写学生总是把握不好。这一段对话,男教授与女学生,真是精彩极了!我的感觉是,从这段对话看,教授实在不像个博学的教授,学生实太像个机智的学生了。

  这位女学生要走,杨教授其实只要平心静气,问明原因就是了。她没选你的课,又进了你的课堂,现在要中途离开,你如果想让她难堪,只要你机智灵活,口舌幽默风趣,有的是机会。本来你已经先机占尽了,却偏要出口成粗。男教授骂女学生,你还能有什么上风可言?唯一反败为胜的机会没抓住,下不了台也活该!

  “于是女生便出去了。杨帆指着那个女生大喝:站住!并跑过去抓住其书包,称其扰乱课堂秩序,不尊重老师,要带其去保卫处。女生说杨帆一点为人师表的尊严都没有,并在扭打和挣脱过程中踢了杨帆几脚。”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,你还想挽回败局,岂不是雪上加霜!你跑过去抓人家的书包,人家说你一点儿为人师表的尊严都没有。你带人家去保卫处,人家就踢你几脚。这还是轻的,如果人家反过来咬你一口,说你动手动脚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!

  情景之三:

  记者:学生说你骂人了?
  杨帆:急了怎么不可以骂人?这么多学生把课堂当茶馆。不骂你就不能治你,我宁可不要这谦谦君子的美德。
  记者:平时对学生这样严格?
  杨帆:我的课是选修课,选了就得来上。我不考试但考勤。
  记者:在这件事情上,您有个人责任吗?
  杨帆:我不仅没责任,而且还有巨大贡献。要不是我这个脾气,就得让学生占上风,老师永远占不了上风,其他老师还真没有我这魄力,人要没脾气还叫人吗?人都有自己的底线。

  老刘透视:

  记者倒是一针见血。教师骂学生,在中小学是禁止的。而教授骂学生,似乎也说不过去。“急了怎么不可以骂人?这么多学生把课堂当茶馆。不骂你就不能治你,我宁可不要这谦谦君子的美德。”杨教授的回答很直接。急了怎么不骂?狗急了还会跳墙呢!这么多学生,把课堂当茶馆,是谁的错?如果教授能把课上得让大家都喜欢,都入迷,看谁还能把课堂当茶馆!个人以为,教授不能是教条,课堂上质量之外,还是要幽默风趣。

  不骂就不能治你!教授传授知识,学生汲取知识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。教授为什么非要治学生?中学教育都不能治,为什么大学教育就非要治。如果中国教育都以治为手段,还有什么前途可言。摊开来说,治的个人因素太多,你治我,我治你,治来治去,不就全治成矛盾了?一个大学教授,用这样的教育观念来上课,学生还怎么接受你?我看还是那个女学生说的有道理。你宁可不要谦谦君子的美德,也要破口开骂,这样实在是少了些为人师表的尊严。如果你要学李敖,那可是骂错了对象。

  “我的课是选修课,选了就得来上。我不考试但考勤。”选修课,选了就得上,我十二分的同意!不上,你就少选。不考试,但考勤,也许这是大学课程的特点。不考试,只要完成论文就好了。但考勤得有考勤的规则。如果杨教授能一直严下来,一节课不上,就挂下,看谁还敢如此放肆?问题就出在这个考勤上。杨教授上了半天课,才发现学生来的太少,再点到。平时学生来的多些,你会不会发现呢?换个角度说,我们的学生把课堂当茶馆,也许正好就是我们的教授们惯的。

  “我不仅没责任,而且还有巨大贡献。要不是我这个脾气,就得让学生占上风,老师永远占不了上风,其他老师还真没有我这魄力,人要没脾气还叫人吗?人都有自己的底线。”课堂都成了这个样子,教授居然没有责任,还有贡献,天大的笑话!教师在课堂上任意发脾气,就是为了在任何时候,占学生的上风。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大学教育吗?骂人得有魄力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  没脾气还叫人吗?没错。但有脾气乱发的,应该不是我们大学教授。教师这个行业,是个比较特殊的行业。如果我们大家都有了骂人这个魄力,这个教书育人,还怎么做?人都要有个底线。如果我们的教授们把这个看作底线,那出手打人,也是应该的啦!从今以后,我们师范学院,还真得开少林功夫这一门课了。


  情景之四:

  记者:您说过老师现在是校园里的“弱势群体”,原本一团和气的师生关系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紧张?
  杨帆:并不是一团和气。一团和气,也就是老师得容忍学生逃课,老师商品化、工具化。一团和气是一种伪现象。学生可以给老师打分,老师就得宠着学生,让他们高兴,容忍学生的毛病,完全没有师道尊严。
  记者:和谐的师生关系是怎样的?
  杨帆:坚持中国古代的师道尊严,这个底线是不能破的。
  记者:有人认为这件事是教育体制的问题。
  杨帆:不对,个人也有个人的责任,分清楚是非之后,再去说体制。只说是体制的问题,那是和稀泥。

  老刘透视:

  面对记者的提问,杨帆教授回答:“并不是一团和气。一团和气,也就是老师得容忍学生逃课,老师商品化、工具化。一团和气是一种伪现象。学生可以给老师打分,老师就得宠着学生,让他们高兴,容忍学生的毛病,完全没有师道尊严。”这正好说明了中国大学教育存在的问题。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的大学越办越多,教学管理与质量,却是越来越差。再加上物质经济的冲击,大学教育,其实已经成了一种经济化的产物。杨教授所说的这种师生关系,就是这种产物演化成的畸形。

  在这里,记者提到了,老师现在是校园里的“弱势群体”的问题。这也是杨教授的看法。“弱势群体”,其实不完全是这样。目前的教育,教师这个职业,是有一定的风险性。但若说是弱势,还不至于。如果一个教师知识渊博,幽默风趣,在教学中能因材施教,他一定不会是弱势。现在,这个弱势的提法太多了,有人甚至提出警察也是“弱势群体”的说法。教育者真成了弱势,那中国的教育,就该到了崩溃的时候。

  对于和谐的师生关系,杨帆教授认为:“坚持中国古代的师道尊严,这个底线是不能破的。”在这次事件中,杨教授不止一次提到“师道尊严”。师道尊严,出自于《礼记·学记》:“凡学之道,严师为难。师严然后道尊,道尊然后民知敬学。”它本指老师受到尊敬,他所传授的道理、知识、技能才能得到尊重。后多指为师之道尊贵、庄严。

  从历史上看,中国一直是一个非常强调师道尊严的国家。民间有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”的说法,把“师”的地位等同于“父”的地位。长期以来,“师道尊严”主要有这几个方面的涵义:首先,是老师本身要在道德和学识方面为人师表,要严格甚至严厉地要求学生,使学生在成人、成才方面得到保证;其次,是学生对老师要绝对服从,如此才能得到老师的知识传授,才能达到获得知识,求取功名的目的。第三,是只有保持老师的尊贵与庄严,才能使学生产生敬畏之心。敬则服,畏则从,如此为师,便符合“师道尊严”的要求。

  如今时代不同了,把历史上师道尊严那一套原封不动地照搬过来,肯定是不行的。师道尊严的含义,也应该与时俱进。个人以为,在信息时代,教师失去了对知识的垄断。师道尊严,主要就应该体现在,教师以自己高尚的道德品质和人格魅力,去赢得学生的敬佩与尊重。这种尊严不靠棍棒打出来的,也不是靠惩罚吓出来的,更不破口骂出来的。而是靠教师对道德律令的遵守,靠教师在为人处世上一言一行,都符合教师身份的分寸感所自我赋予的。

  对于“有人认为这件事是教育体制的问题,”杨教授如是回答:“不对,个人也有个人的责任,分清楚是非之后,再去说体制。只说是体制的问题,那是和稀泥!”这话我赞同!现在有人一说教育,就说是体制的问题。细节都说不清楚,是非更分辨不来,还说什么体制!看来杨教授还是小处糊涂,大处不糊涂啊!



  通讯地址:甘肃省民勤县四中
  邮政编码:73330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2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