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风中的老刘

一瓶浊酒穿肠招来唐风宋雨;三杯清茶入肚诗出梅韵枣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在世,一场游戏,功名利禄,与我何益?读读小文,写写小诗,教教小书,练练小字,品品小吃,喝喝小酒,玩玩小牌,聊聊小天,弄弄小博!风吹草动,岂不悠哉!花随水流,亦不乐哉!呵呵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转帖]老刘答翼莹女士问(采访录)  

2007-11-10 17:01:25|  分类: 评论对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《文人、文字与文学之间》

  采访整理/刘翼莹

[采访前言]:当我接到这个采访任务的时候,心里就有了一个计划,那就是采访我到这里来之后印象最深刻的两个人中的一位---刘新吾老师。很幸运,刘老师很热情的答应了我的请求,并给我所有的问题都做了很全面的回答。当我看到这些问和答的时候,我深深的陷入了思考,在文人、文字与文学之间我们该怎么给自己一个定位呢?


  [采访内容]:
  刘翼莹:刘老师您好,到您的博里多次,第一次去的时候就被您的简介吸引了,因为您是一直都在创作中的人,而不是从网络开始创作的,那么想问一下,从事网络创作和原始的写作不同和相同的地方是什么呢?

  
刘新吾:我做博客,想不到吸引你的却是简介,这实在有些本末倒置啦!对于文字,我不能说创作,只是一种爱好罢了。你说的原始创作,大概是针对网络而言吧?我的理解,就是手工写作了。网络创作是创作,原始创作也是创作,它们的共同点,都是创作,都是要花费心血的。不同的是,原始的得用手写,写出来还得抄。要修改,更不容易。网络用电脑,不用抄写,修改更容易。还有一点,就是原始的写作,不能直接面对读者,得借助媒体才行。网络则不同,可以边写边放在网上,让读者去评价。有些写手,在写作的过程中,还让读者参与,把读者的意见采纳进去,这是原始写作远远赶不上的。我学习写作,是从手工开始的。有一段时间,我是一边手工,一边电脑。现在的情况是,手工基本不用。我这人随意惯了,用笔写的东西,不立即整理,而是要过些时候才做这项工作。结果有不少的手稿,就在这个“积压”的过程中没有了。有时候想起,这是很遗撼的。用电脑,就不存在这个问题。除非你不会管理,中了病毒的标。


  
刘翼莹:您的作品相对全面,从评论杂谈,到散文诗歌,还有随笔。作为现代的网络写手,大家都很侧重一方面,比如擅长写的是诗歌,或者是小说等等,而您觉得您擅长的是写什么样的作品呢,还是您一直在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字表达方式?

  
刘新吾:同意你这个“相对全面”的说法。写作体裁,我除了不写小说,其它的都多多少少有点。作为网络写手,侧重一面,其实很好的。这就像武功方面的出掌与出拳。如果修为不够,与其出掌,不如出拳。出掌面大,形不成威力,出拳就不一样了。我写了不少的年头,却还是这么没出息,就与这个有关。至于说擅长,我自己也说不清。长期以来,我把自己的坚持当作练笔。前些年,现代诗的感觉好些;这几年,随笔类的似乎顺手些了;今年以来,则有些偏爱散文诗了。你说的不错,我一直在寻求一种适合于我的表达方式。以后我到底会选择哪种方式,还是顺其自然吧!


  
刘翼莹:我很仔细的看了您的博友之间的交流,正如您说的,先做人,后做诗,为人比做诗更重要,那么面对文学市场的状态,您是如何看待文人的现在状态的呢?

  
刘新吾:不错,先做人,后做诗!这是我一惯的观点。为此,我还写过一篇《为人比做诗》更重要的随笔。我是教师,有人问我对教育学生的看法。我的回答是先学做人,再说学习。我觉得,人生在世,做人最重要。你要在这个环境中生活,你就得遵守起码的游戏规则。学习不好,并不能说明一切。而做人不好,问题就大了。写作也是如此。写不出好作品,是个人的能力和修为问题,不危害社会与他人。做不好人,就不同了。目前文学市场的状态,的确令人担忧。看上去莺飞草长,实际上鱼龙混杂。不过,你大狗要叫,我小狗也得叫啊!你大狗有大狗存在的道理,我小狗也有小狗存在的缘由。网络的兴起与发展,更为此推波助澜了。好在时间是公正的,最终它会大浪淘沙的。而对于文人,也不好说什么。在中国,你选择了文学,就以为选择了清贫。尽管现在文坛上,大腕有的是。可那也是能数着着的几个,绝大多数的文人,如果没有本身的工作,还是不能养活自己的。


  刘翼莹:刘老师说过,您曾经做过很多网站的首席(总斑竹)和站长。那么对于很多写手都有过了解的,是否整理过一些想对他们说的话。当然对于每个写手的写作状态谁都不是能很透彻的看的全面,但是毕竟是接触的写手很多,有对他们的建议和意见的话,希望您能谈谈。

  
刘新吾:是的。我是2003年正式进入网络的,那时劲头大,很活跃。一见到诗歌坛子,就上。经不住人家的邀请,就当斑竹。也编过网刊,当过评委。网络让我大开了眼界,也让我浮燥了几年。大开了眼界,是指读了很多作品,结识了很多文友。浮燥是指一旦当了斑竹,就对别人的作品指手划脚,评是论非。不过很快的,我就沉静了下来。把心思用到了自己的博客上。博客的点击率是少了,但我可以安心的写了。网络其实跟现实是一样的,有人兴致勃勃,有人摇摇欲试。我在《逍遥博客赋》里,描述过这种情境的。写手们上网,各具心态,你说什么也白说,他兴致勃勃的时候,你说让他静下心来,行吗?他摇摇欲试的时候,你给他忠告,他听吗?所以我从不对他们说什么话,也不给什么建议。上网时间长了,累了,他就自动静下来了。写作,是寂寞的活,要出成果,怎么做,全得靠自己!


  
刘翼莹:都说网络是一个平台,也是网络成就了文学现在的这样的一个繁荣的景象,因为已经形成了一个平民化的写作环境了,大家只要愿意都可以借助网络来表达自己,那么对于文学是一种新生力量还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呢?

  
刘新吾:网络这个平台很好,没有了发表的局限,大家都可以拿起笔来。写作不再是神秘的,高贵的,而成了通俗的,大众的。只要你有时间,进入众多的博客看看,就会明白这个道理。我很喜欢“草根”这个词儿,对于文学,它肯定是一种新生力量。它对传统文学,有一种“黑云压城”或者“山雨欲来”的冲击。但说考验,为时尚早。因为文学,是要由读者来评判的。三言两句,成不了作品。胡言乱语,形不成气候。哗众取宠,也只能是昙花一现。好作品,就是好作品。这就跟金子就是金子,混在铁中,它还是金子一样。平民化的写作环境,倒可以促使一些作家们做这样的思考:什么样的作品,才是大众喜欢的作品?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作家进入了网络,有些报刊杂志,也进入了网络。这说明,网络正在为传统所认可,正在成为文学繁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!


  
刘翼莹:您的散文诗歌写的很平实,又是那么的耐人寻味,我想知道,作为写作的人,是怎么看待写作的态度的,因为有一位朋友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:平庸的诗人是情感在飞舞,大气的诗人是灵魂在飞舞,对我的触动很大。

  
刘新吾:你说的“散文诗歌”,我不知道你说的是散文和诗歌呢,还是散文诗。我散文写,诗歌写,散文诗也写。不论哪种文体,我的追求就是通俗和平实,更追求言外之意。因为对作品而言,我总以为,语言是一种载体,它只负责把读者引入就行了。至于作者所要表达的,不要你说出来,而要读者介入,通过阅读悟出来。如果你直接说出来,那还有什么意思?我有 一本“三行”诗集,突出的就是这个。我在写作上没有什么条条框框,全看自己的心情而定。这也是我对写作胸无大志的表现。我的写作态度是,平常人看平常事,平常人写平常诗,平常人做平常文。我写过一篇《甘于平淡》的随笔,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!你朋友的话说得很好。如果硬要说我是个诗人,那么我就是一个平庸的诗人。我宁可自己的感情在飞舞。灵魂方面的事,我不刻意去追求什么。飞不起来就飞不起来吧,我更在意眼前的生活。有朋友说我永远成不了大器,我也是一笑了之的。


  
刘翼莹:因为您的文章涵盖很广泛,相对而言,您对于生活和写作是能很好的整合在一起的,大家都想知道,您最喜欢的表达方式是什么样子的,还有您如何看待诗歌和散文诗歌的不同。

  
刘新吾:生活和写作,是我做人的两大主题。在我看来,生活是责任,是爱心。而写作,则是爱好,是阳光。生活对我,具体地说,就是日子。我过日子,不为风云突起,灿烂辉煌。我在意的,是细雨轻风,溪流淙淙。为父母子,但求家门和谐,四季安宁;为妻子夫,只想温饱不失,日子滋润;为子女父,又想他们身体健康,心态阳光。而我写作,是为了更好的生活。也就是把写作与生活联在一起,不受诱惑,不受拘束。以眼里见到的一切性灵入题,把点点滴滴的火花收集。太多时候,我总在想:如果能以一颗友爱的灵魂,善待生活与人生;平平淡淡,就如那万事万物的天簌,我还怨什么怨,恨什么恨的。至于说喜欢的表达方式,前面已经说到了。这要看自己的心情。这也许就是你认为我的文章“涵盖很广泛”的原因吧!“诗歌和散文诗歌”,这个概念,我的想法,可能就是诗歌和散文诗。诗歌与散文诗,首先它们都是诗歌。不同的是,散文诗有“散文”二字。既然是散文诗,那么它形式上是散文的。也就是说,它的语言是散文的形式,而内涵和意蕴,还是诗的。如果反过来的话,那该叫“诗散文”,而不叫“散文诗”了。我还以为,散文诗不应该是长章大篇的,而应该多是短小的。它应该像国画一样,笔墨不多,有大空间,有大意境。


  
刘翼莹:每次我们的访谈,都会涉及到作者的情感认识,因为所有爱好文字的人,都又一颗非常善感的心,那么刘老师怎么看待网络上的恋情,友情和爱情呢?(呵呵 落了俗套,为的是更全面的了解您哦)

  
刘新吾:这一点我理解,不是俗套。要想了全面了解一个人,不说感情是不行的。爱好文字的人,应当是感情最丰富的人。网络跟现实一样,也是一个世界。现实中,有恋情,友情,爱情,网络中为什么就不能有呢?与现实相比,网络更富有直接性。现实中的人,说话总是掩掩遮遮,不敢马上坦露自己的心声。网络就不一样了,你我互不相识,一上来想说什么,就说什么。能说到一起了,就多说几回。说得不投机了,胡乱骂几句,拉倒!举一个例子:网络上一男一女,要说性这个话题,是很正常的。你可以大谈你的感受,她也可以谈她的感受。可是现实中,就不行了。一男一女,他们的话题如果能深入到这个层次,他们的关系,肯定就不是一般的啦。我说这个的意思,就是网上说话,更能快速地深入人的内心。那么,再加上一些神秘,尤其是恋情和爱情的产生,就在所难免了。坦率地说,我不反对这些感情的产生,关键还得看自己。现在生活太紧张,太多的人需要一个倾诉对象,这是应该的。问题是你不能沉迷进去。比如说爱情吧,单身的,你可以发展成爱情;有家有室的,你就得把握一个度了。恋一恋没有什么,如果你还要爱,就有些玩火了。


  
刘翼莹:文学创作,是个清寒和艰辛的工作,在您这么长时间的写作过程中,怎么看待得失的,都说文人的心很清高,那么您是怎么看待生存和爱好之间的利弊呢?如何平衡这样的一种状态的呢?   

  
刘新吾:太多人选择文学的目的,并不是为了清寒而艰辛。要么是为了一种倾诉,要么就是证明一种实力,要么就是想出人头地。有人问过我选择文学的动机,我毫不讳言地说是为了名利。可是一旦选择了,也坚持了,就会发现,全然不会是那么回事。如果你努力,文学可能给你带来一些虚名,但利益是万万没有的。凭稿费,能混几个烟火钱,就不错啦。平时我在单位上,大家总在问,我一年能有多少稿费。我说,也就是千儿八百的吧。其实这都高抬自己啦。大家眼里看到的稿费单,倒是常常有,不过也都是三十五十的,一放到生活的高度,就什么也不是了。文人清高,也许是过去的文人,也许是一些能称得上大家的文人,也许是一些言不由衷的文人。像我等半瓶子醋,是永远也清高不起来的!有人说我是实足的现实派,我承认。我的理念是生存第一,爱好第二。有朋友笑我:干的教师活,吃的文化饭!事实上也如此。教师是我的职业,是我养家糊口的根本。我不能因着我的爱好,让我的家庭缺吃短穿,在人面前抬不起头来。我有转行到文联的机会,但我拒绝了。因为教师的工资相对高些,学校里还多少有些福利。我看不起那些为了精神而不管物质的人,更看不起一些对生活不负责任的人。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!


  
刘翼莹:最后希望您能给我们的圈子提点建议和意见,让我们能更完善的为广大支持者做好服务工作。谢谢您哦!

  
刘新吾:“浪际天涯”,是众多圈子中的一个,但却是很有特色的一个。圈子的定位不错。写手的评选活动,也很有创意。这个活动,已经开展了有些时候,博得了好评,已经产生了不小的影响。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:做一件好事不难,难就难在一辈子做好事!这个活动,如果能长期地坚持下去,它的意义是深远的。不过,圈子在邀请评委的时候,一定要认真考查他的实力。评委需要的不仅是热心,更需要的是包容和公正。我相信,只要大家齐心协力,坦诚相处,这个圈子,一定会越办越好的!


  [采访后记]:一次采访结束了,一次心灵上的成长。我们在漫长的文字道路上,用网络的便捷实现着我们的梦想,希望所有的朋友在看完了这篇采访笔记的时候,也对于我们的爱好有了一个更新的定义! 
感谢新吾老师的支持,并对您表示我诚挚的谢意。


  [采访感言]:当这期采访做完的时候,我却久久在这样的文字中不肯移开视线。我们都需要去了解的是文字为什么带给了我们这么大的诱惑,让我们决定用文字的密密麻麻雕刻着平淡的生活。文人,文字和文学之间,我们苦苦求索着。或许在我们心里,我们是文字忠实的观众,让这无数变化了形式的文字,充盈在眼中,去感受生活 体会生活。也许从一个人的身上,我们可以找到很多问题的答案,这就是我对于这次采访之后的感悟。了解在文字海洋中的一滴水,或许让别人感受到的是太阳灿烂的光芒。祝福所有爱文字的人能在文字中找到自己的快乐!

 

 

[作者简介]:刘翼莹,女,网络写手。2006年触网,发表了大量诗歌散文作品。先在“中国诗歌网”写博做斑竹。后与朋友合作,创办了“神州文学网”,任散文版首席。诗歌轻灵,散文舒美。崇尚行云流水般的写作。其诗歌集《一网情深》即将出版。

  [博客地址]:http://yiying.81.blog.163.com/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1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